何亚非:亚太安全取决于中美合作

文字来源:环球网     发布日期:15.10.19     浏览次数:

       近年来亚太地区进入安全矛盾多发、动荡加剧的新阶段。能否有效管控亚太安全局势,建立应对现实安全挑战的地区安全架构,迫在眉睫。

  亚太安全目前呈现多元化格局:美国军事同盟体系依然牢固;东亚峰会(EAS)与东盟、东盟地区论坛(ARF)等机制叠加磋商安全问题,但因为大国战略竞争加剧,常常议而不决,力不从心;中美安全互动和竞争增加,美国“亚太再平衡”给中方增加了安全压力。

  中美同为亚太大国,中美加强合作是亚太安全的决定性因素。然而,中美在安全领域理念不同,分歧较大。美国追求绝对安全和军事优势,中国则追求合作安全、共同安全。美国以排他性的军事同盟支撑安全架构,中国则主张建立全球伙伴关系网络。

  尽管如此,中美隔着浩渺的太平洋,没有共同边界,没有直接冲突理由,安全理念不同并不意味对抗和冲突。习近平主席最近对美国进行了成功的国事访问,有三方面成果对亚太形成安全新格局十分重要:
  首先,双方都不认同中美必然会发生冲突的“修昔底德陷阱”,从而对“战争与和平”的选择给出清晰的答案,划定明确的底线。

  其次,中美对国际秩序和全球治理改革达成一定共识,美对中国可能挑战现有国际秩序的担心有所缓解。中美经济体量和国际影响力大,中美合作将决定全球治理的成败。习近平主席强调,中国赞成改革全球治理体系,并不是推倒重来,另起炉灶,而是改革完善。

  再次,中美坦诚以待,不回避分歧和矛盾,加强危机管控,建立两国海空军接触沟通机制,搭建网络安全协调渠道,表明两国有能力管控分歧,避免冲突,“站在对方的立场”了解对方。

  对于构建亚太安全新格局,笔者有三点建议:

  一是新时期中美关系核心是建立新型大国关系,做到“不对抗、不冲突、相互尊重、合作共赢”。这就需要中美达成战略谅解,建立相对的“战略平衡”,在安全方面不威胁对方或受威胁。这也是底线思维。同时,美国对“亚太再平衡”需要再做思考。中美战略和经济对话机制可以作为建立“战略平衡”的有效渠道。

  二是亚太需要建立有效的管控危机和解决安全问题的区域机制,既可考虑创立新机制,也可以赋予原有机制新的使命。亚太经合组织(APEC)、EAS或者ARF都可以胜任这一使命,只要各国给予足够的政治支持。

  三是推动亚太一体化这一亚太安全的根基。亚太各国包括中美在内需要就“一带一路”倡议、《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等区域和跨区域合作规划,加强协调、融合与合作,互相补台,而不是拆台。

  “浩渺行无极,扬帆但信风。”中国决心与各国一道,共同探索适合自身的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加强交流互鉴,丰富亚太发展新理念新思路,形成多元发展、齐头并进的局面。中国关于亚太合作的思想完全可以成为亚太各国共建区域安全的经济基础